净洗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净洗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上海金融中心建设大动作

发布时间:2020-03-26 18:34:01 阅读: 来源:净洗剂厂家

据本报记者获悉,7月中旬,上海市政府高层带队赴国家发改委,面呈“加快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意见”的第三稿内容(以下简称《意见》)。其间,国家发改委有关领导和四个司局长与上海团就此进行了专门商议。

建设成为国际金融中心是上海由来已久的梦想。从上海提出的方案中看出,上海“冲刺”国际金融中心的基本思路已明晰,多项金融新产品、金融开放政策或将试点的政策正在酝酿中。

根据新华网报道,8月19日,上海市市长韩正在市人大常委会扩大会议上透露,上海已明确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基本思路,即“一个核心、两个重点”:以金融市场体系建设为核心,以先行先试和完善金融环境为重点。

上海金融“蓝图”

上海金融的突出优势在于金融市场体系比较完备,全国主要的金融要素市场机构都集聚上海。从上海方面设想可以看出,上海以四个“基本形成”勾勒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未来图景。

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首先锁定在人民币领域。《意见》显示,上海在2020年要基本形成适应国内外投资者共同参与的、具有较高国际化程度的多层次金融市场体系,逐步成为人民币金融产品的交易、定价和信息中心。

第二个“基本形成”是多元化金融体系,即以具有行业领导力和国际竞争力的金融机构为骨干、中外资金融机构共同发展的多元化的金融机构体系,逐步成为资金运营、资产管理、清算结算中心。

人才作为金融发展的关键性环节,上海希望未来“基本形成”数量充足、结构合理、活力迸发的金融人才支撑体系,逐步成为金融人才高地。

第四个“图景”是建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金融发展环境,包括基本形成符合我国实际和国际通行惯例的金融法律、税收、信用和监管制度。

完成这些远景目标,需要相关具体金融政策支持。四大领域(金融产品、金融机构、金融业务、发展环境)的金融政策或金融环境将支撑起上海打造国际金融中心的梦想。

首先,在金融市场体系的广度和深度上进行“挖掘”,是上海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核心部分,包括金融产品和工具的创新、金融市场参与者的多元化。

在金融产品创新方面,上海谋划可以在以下方面有所作为:加快发展债券市场、各类金融衍生工具、期货市场等。

如大力发展公司债券、资产支持债券,并探索发展市政项目债券;适时推出股指、汇率、利率、债券、银行贷款等为基础的金融衍生工具;有序推出能源和金属类大宗产品期货等。

面对上海证券交易所地处上海的优势,《意见》提出,拓宽上市公司行业覆盖面,加快建立上市公司转板机制,提高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地位和国际影响力。

对于目前各方争取的非上市公众公司股份柜台转让(OTC),上海构想建立主要面向长三角地区的OTC市场。

此外,上海也期待另一些金融创新产品落户上海。如稳步启动符合条件的境外企业在上海金融市场发行人民币债券和股票;试点在上海推出以香港股票组合为基础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

除开拓新金融产品外,上海构建国际金融中心的“抓手”还体现在扩展多元金融机构和金融业务领域。

如重点发展证券融资、资金资产管理、投资银行、货币经纪公司、私人股权与创业投资管理等机构。

在金融业务扩展上,上海方面提出,推动私人银行业务、股权投融资、券商直投、离岸金融、私人股权投资等业务加快发展;实施上海金融产业投资基金试点,促进金融产业结构调整升级。在此方面,还提出“在上海开展人民币用于国际贸易结算试点。”

与此同时,上海希望在金融服务业对外开放方面,给予上海先试权。如根据国际金融对外开放的进程,支持设在上海的合资证券公司、合资基金公司逐步扩大其业务范围和外资股权比例,在上海开展引入外资信用评级机构并允许其开展债券评级等业务试点。

除上述金融产品、业务、机构赋予探索权外,《意见》还显示,改善金融发展环境的尝试也有望先行试点上海。如改进监管方式方面,国家金融监管部门可以对驻上海的派出机构进行相关授权。

总之,“我国在金融市场、金融机构、金融产品等改革创新,原则上在上海先行试点。”对于《意见》中的这个表述,一位不愿具名的金融专家分析,“浦东综改试点区包含金融创新是其有利的背景。”

金融中心建设新阶段

尽管上述《意见》中再次展现了上海谋求国际金融中心的全景蓝图,但“其内容不会全部实现,有关讨论还在相关部委中进行。”一位接近国家发改委的有关人士透露。

上海加速国际金融中心的梦想离不开现时国内、国际大环境。

“中国要在建立国际金融中心中把握时机,不然就被其他亚洲国家抢去了。”上海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对记者分析。

孙在近日出席的国内外金融会议中惊讶地发现,亚洲各国都在非常热情的争取建立国际金融中心,如日本东京、韩国首尔、新加坡、印度。

“新加坡引进金融人才的举措都细致到了极致。”孙称,按新加坡规定,引进国外对冲基金等优秀金融人才的菲佣签证都给与绿色通行,“可见竞争达到了白热化地步。”

孙的判断是,“从美国的这场次贷风波中,亚洲各国意识到了金融主导权争夺的重要性,都异口同声地强调了自己将成为亚洲国际金融中心的坚强的信念,都想成为拥有全世界三分之二外汇储备的东亚国家(地区)进行投资和运作的主要舞台。”

而且从放眼国内,怀有金融中心梦想的城市不止上海一个——今年5月,北京市正式发布《促进首都金融业发展的意见》,尽管回避了“国际金融中心”字眼,但还是高调地首次提出建设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金融中心。

长三角发展规划即将出台,作为服务业发展的一个引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必须加速进入实质性阶段。

患上浆细胞乳腺炎怎么办

南宁白癜风医院科普冬季白癜疯治疗优势

前列腺炎怎样检查才准确

坏情绪让甲状腺癌找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