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洗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净洗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8:55:19 阅读: 来源:净洗剂厂家

李琝志躺在重症监护病房昏睡着,鼻上插着氧气管,脸色苍白,此时的他完全卸下平日的威严,这样的他竟让韩黛瞧着心疼。

韩黛留在病房照顾他,三日后,李琝志终于醒过来。

见韩黛趴在病床边睡着了,眼睑下一片青黑,知她这几夜照顾自己未睡好,不免心间一暖,扯来毛毯替她盖上。

韩黛醒来时,病床上已空无人影,以为李琝志又出了什么事,赶紧寻人,问了副官才知,李琝志这会已去府邸别院跟幕僚们商讨刺客一事。

据说尚有一刺客从众人枪口下逃走,眼下李琝志的安危仍在担忧中。

韩黛只能先回督军府。

刚进府与迎面出来的常楚撞了个正着。

常楚见韩黛一脸疲倦,不由笑道:“哟!夫人您回来了?这几天你上哪了啊?”

韩黛愣了愣。

常楚不过府里的杂工怎关心起她的去处?

不免多了道心,回道:“陪林局长夫人外头转了两日,可累着!”

说时打量起常楚,见他手里提着个布兜,笑着说:“你这是要回家?”

常楚见被她瞧出回笑说:“昨日家里来信,说我娘病得厉害,这不跟管家请了一个月假,今日赶回家瞧瞧!”

“那你快去快回!老人家年纪大了,在一日是一日!”韩黛感概道。

常楚谢过她,提着布兜大步离去,却在出门那会脚不慎撞到门槛,疼得他眉头紧拧,不时有血水顺着裤管渗出,殷红斑斑的落在地上。

韩黛瞧着地上的血水,望着常楚慌张的背影,不免冲着常楚唤了几声都没将他唤回。

韩黛料想常楚大概是哪磕破了,也没放在心上。

李琝志没有回府,一来因为他伤势过重还得留院观察几日;二来他受枪伤本就是避着外头,以免借着他养伤期,敌军趁势攻来。

韩黛只对府里人说林局长夫人住了院,要去陪她。

那林夫人平日与她要好,这会病了不得不去看她,便唤厨子饨了些鸡汤,晚上她提着去了医院。

李琝志见她这么晚又过来,冲她说:“如今有敌方的人混进了营里刺杀了我,我不保证府中没有卧底,你到是留心点家里头!这么晚了就不要再来了!”

李琝志这么一说,韩黛不时想起常楚。

便将常楚受伤的事说了出来,李琝志闻之,俊眉一蹙,立马将副官唤来,两人避着韩黛不知谈了些什么。

只听李琝志拍着桌子说:“真他妈的混蛋!敢在老子眼皮底下这般放肆!”

这一动怒,不免又挣开伤口,纱布里隐隐有血水渗出,吓得副官赶紧唤医生。

韩黛闻声也赶过来,将李琝志扶下,好声说道:“说话就说话,伤什么怒呢!”

李琝志瞧见她,心情陡然舒坦了,接过她手里的鸡汤喝起。

接下来几日全城处于戒备中,林局长领着一群警察挨家挨户地开始搜人。

常楚的画像被贴在城门上,汽车驶过时,妹妹画像瞧得清清楚楚。

韩黛这才知自己无心一句话竟给常楚带来了杀身之祸。

汽车驶到一处巷口突然一个急刹,司机不明所以地下车查看,竟被打晕在地。

韩黛见常楚趁机窜进了车,不免有些惊慌。

“你想干什么?”

韩黛惶恐不安地望着常楚。

常楚冷笑道:“想不到在下潜伏在李琝志身边多年,竟被夫人给识破!你说我想干什么?”

说时摸出一把森冷的匕首在韩黛面前比划。

韩黛瞧着那匕首虽然有些怕,但面上还算镇定。

她瞧着人来人往的街头,料到常楚不过是想吓唬自己,想让自己帮他脱身才是正事。

“想谈什么条件?”韩黛直截了当问他。

“夫人不愧是韩将军的女儿,一语点破要关!可惜,韩将军死得过早,看不到夫人的才智,其实夫人一点不输给令姊!”

韩黛总觉他这话是在绕来绕去,想告诉自己些什么?

又见他扯到了韩欢妍,心里的那股不安越发凝重。

“你知道我姐姐是怎么死的?”韩黛望着常楚说。

常楚瞧着手中的匕首,勾嘴笑道:“那是当然!若不是李琝志当年捧打鸳鸯,拆散了陆军长她们,你姐姐现在应该是陆军长的夫人,也不会死得这么早!”

“什么捧打鸳鸯?常楚你不要侮辱我姐姐的清白!这事跟陆军长又有什么关系?”

韩黛怒斥道。

“清白!干我们这行的哪有什么清白!韩欢妍与陆锦轩早有私情,陆锦轩却忍痛割爱将她安插在李琝志身边做内应,然陆锦轩这只棋却下错了,韩欢妍最后却移情别恋爱上了李琝志,哈哈!”

韩黛听到这个惊天秘密,脑门直暗抽。

“陆锦轩”三字如惊雷一般轰得韩黛脑门晕蒙蒙的。

韩黛这会已知那块怀表的主人竟是陆军长。

陆锦轩正是陆军长的全名,起先韩黛并不知,自打李琝志受伤后,他们天天都在说陆军长,稍一打听,便知陆军长的全名。

之前她还没将陆军长与这位怀表主人联系起来,此时听常楚一说,心里全然有了底。

如果真是这怎样,那她姐姐极有可能是被李琝志所杀,还有她肚中的孩子?竟是一尸两命!

韩黛越想越可怕,不时冷汗淋淋。

没想到李琝志竟是这般残忍!

常楚见韩黛神色不对已料到她的所想,这正是陆锦轩给他下达的任务。

之前那步棋陆锦轩已下错,没想到还有一只替补的棋可以用,而此时正是用这只棋的最佳时机。

“你要我怎么帮你?”

韩黛被这个巨大打击震得脑门生痛,许久才有气无声地问常楚。

“夫人是聪明人!眼下我身份已暴露,自然不能再留在此地!”

“行了!你要车票还是船票?”

“夫人果然聪慧一点就通!自然两样都要,以备不时之需!另外,夫人得给我备些零钱和两身衣裳。我这样子便说是离开,就是转个身都会被抓!”

韩黛觉得常楚这是在强人所难,明知这时候是非常时期全城戒备中,码头车站到处是林局长和李琝志的人,要走也是插翅难飞。

何况李琝志生性多疑,她若这么做不等于将他不打自招么!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这个故事有点谍战味道,后半部分才有鬼,属菟丝花系类故事。可能有的亲没有耐心看这前半部分。要知道这前半部分谍战的相当伤脑细胞,好吧,喜欢就喜欢,不喜欢也是求不得的,一切随缘了!一会见!

承德工厂电子料回收月度评述

惠州塑胶地板厂家办公室石塑地胶厂家

许昌路桥工程NHAP涂塑钢管&

东风扫路车国四大概价钱

安徽预制U型槽模具U型槽模具销售U型槽钢模具图片

自动装卸电动叉砖车拉加气砖的车

拉臂车遂宁全新国六挂桶车

可拆型槽盘气液分布器云南槽盘分布器

旧组件全国库存收购二手华为逆变器全国库存收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