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洗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净洗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专访博茂集团主席苏埃德A股还能涨

发布时间:2020-10-17 01:43:31 阅读: 来源:净洗剂厂家

专访博茂集团主席苏埃德:A股还能涨

[“能出的坏消息都已经出来了。从去年年初我就看好中国市场,但是在沪指下跌10%的时候真正下定了决心。”]  去年中国股市冠绝全球,其牛市光环吸引了众多国际投资大鳄的进场,博茂(Permal)集团即是其中一员。Permal集团是世界上最大的对冲基金公司之一,掌管着220亿美元的资产。

早在去年下半年之前,A股市场曾长时间保持低迷态势。然而,“苦A股”久已,博茂集团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艾萨克·苏埃德自有他独到的眼光。Permal在去年5月份开始投资中国股市。  抄底中国A股  “当时能出的坏消息都已经出来了。从去年年初我就看好中国市场,但是在沪指下跌10%的时候真正下定了决心。”近日,苏埃德在纽约的办公室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说,“从股市的角度看,市场最大的推动力在于杠杆的应用,地产股不景气,好多股票都是折扣价;证券公司都有很高的利润率。2007年到2014年间贷款的收益率直线上升,但是债券市场欣欣向荣,利率很低。”  这并不是苏埃德第一次抄底。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金融系统几近崩溃之际,苏埃德意识到美国不会一蹶不振,最终博茂投资的固定收益产品都获得了很好的收益。实际上在2000年初科技股泡沫破裂之后,博茂的固定收益投资也非常成功。  有了2008年之后美国的经验,苏埃德觉得中国不会有大问题。  “我看了一下中国的资产负债表,加上外汇储备一共是23万亿。即使房市问题是一万亿,对于中国的资产负债表来说就是个小数目,所以我对中国非常看好。”苏埃德说,“IPO重启以及股指期货的放开,都标志着中国已成为一个更成熟的金融市场,在很多行业的投资都会因此受益,医保就是其中一个。与此同时中国也涌现出一大批管理人才。所以我认为中国曾经是并且仍然是博茂的重点关注对象之一。”  但是2014年底,很多外资都开始撤离中国市场。基金研究机构EPFR的数据显示,截至12月3日前的一周,海外投资者从亚洲新兴市场撤离的资金为20.6亿美元。而据澳新银行编制的图表,仅从中国股权基金撤出的资金就超过22亿美元,是3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  “我们还在。”苏埃德笑着说,“中国固然有很多让人怀疑的地方,我又是一个有怀疑精神的人。但事实证明中国是一个投资的好去处。我认为,只要中国的过渡是平稳的,经济有前进的条件,人民有经济发展所需的能力,这个国家就是有投资价值的。”  如今的A股自去年反弹以来,涨幅巨大,未来还继续上涨吗?  “会上涨,但是伴随着更大的起伏。”苏埃德说,“中国的股市将会更加开放,现在上证所和港交所的互动更多,中国企业也能更自由地在世界交易所上市。中国资本市场大概是5万亿美元,中国经济大概是12万亿美元,但是股权价值却非常小,顶多两千亿美元。当然我预计市场肯定会有更多波动,不会像去年一样。”  中国经济面临着转型,两会期间的政府工作报告已经将GDP增长目标降至11年来最低的7%。苏埃德认为当经济模式有50%是投资驱使的时候,就会出现多余的生产力。而现在中国领导人采取非常直接的行动在改变。  “每当我在报纸上读到中国经济”放缓“,我都觉得是个错误的用词。这并不是放缓而是中国经济在转型。如果说经济放缓那就有再加速的时候,但是永远不会。经济转型之后将会变成消费导向型经济而不是投资导向型。”而这必然带来增长率的降低。去年美国大型企业联合会发布报告,认为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会稳定在4%到5%。  “但是经济增长率的质量上升了,比原来大量借贷时期的高增长要好,因为借贷来的消费不可持续。”苏埃德说,“由出口导向型经济转为内需拉动型需要很长时间,过渡期会特别脆弱。中国内需现在为35%左右,美国是68%。中国如果能在20年之内涨到50%,让直接投资从50%下降到35%到40%,就算是成功了。”  过渡期也是充满机会的时期。要转为内需拉动型经济要怎么做?建更多的商场吗?苏埃德的意见显然不是。“需要电商。美国现在15%的消费来源于电商,中国已经达到30%,并且一半是在移动设备上的消费。电商显然是有重要战略地位的。这就需要更多的移动设备来协助它,比方说小米。小米从建立到发展成中国第一手机生产商只用了四年的时间。因为大家需要,并且它很便宜。”苏埃德认为中国的转型能够成功,因为发展电商要比着手建商场要有效得多。  “我对此非常有信心。”苏埃德说,“当然有时候看起来很恐怖,需要注入流动性,另一些时候需要踩刹车,但是中国可以在转型的道路上控制好方向。”  与生俱来的怀疑态度  出生于埃及 、8岁时到法国 、少年时来到美国,在不同文化、空间行走的苏埃德说他不会惧怕去寻找美国以外的投资机会。“我自己本身就来自海外,正因如此我随时准备接受变化和挑战。”  在纽约的办公室里,冬日阳光从落地长窗中照进来,苏埃德显得自在怡然。回想起少年时的往事,脸上浮起笑容。  11岁的时候,苏埃德从巴黎来到美国,一句英语也不会说,而且面对着不同的文化氛围。在法国,小学生穿短裤上学。来美国开学第一天,妈妈还是让他穿短裤去学校,不到半小时就被送回来换裤子了。更不用说青少年总是欺生。好在法国的初等教育体系像中国一样,都比美国要超前很多。虽然苏埃德不会说英文但是数学却是一级棒。老师上课的时候就会说,看看人家,虽然不会说英文,但是数学多棒啊!  “可想而知放学之后发生了什么。”苏埃德大笑着说。  跨越不同文化本身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苏埃德24岁时还有法国口音。而金融业也不是他一开始就有的职业选择。  在大学时读的是生物化学,虽然苏埃德功课优异,但是越来越觉得在这个领域走下去终其一生也不过是成为《自然》杂志的一个注脚。这并不是他想要的,所以他就去念了一个MBA,为的是以后能去医院等机构做管理。  “不想成为一个锱铢必较的科学家,但我却非常想做管理岗位。”苏埃德说,“读MBA的时候我最喜欢的是会计和金融,觉得会计是一门非常严谨的学问。”  苏埃德毕业之后去了一家会计师事务所。虽然当时很多同学都去了投资银行,但他也从来没有后悔过。从会计工作开始,慢慢地就进入了金融行业 ,成为Textron的财务总监。不过他发现自己的热情是做投资,而不是做财务,于是就一直不停寻觅,直到找到博茂集团。  “他们当时在找CFO,但是CFO也有投资管理的责任。”苏埃德说,“让我选择博茂的真正原因是他们当时需要给公司注入新鲜血液,而我的背景非常适合。”  乔布斯曾经说过将生命中的点点滴滴串联起来,苏埃德也有类似的体验。会计和生物化学需要很强的分析能力和质疑精神,这让他对于数据、市场,甚至同事都不乏质疑精神,而且给现在的工作提供了一个特别好的框架;生物化学教给他如何发现事物之间内在的联系,使得他从来不会孤立地看待美国,会找出事实、经济和策略间的内在联系。  “我觉得不管做什么都会有无形的力量推动着你的生活。”苏埃德说,“生物化学专业、法国背景、会计经历这三股无形的力量造就了我的今天。它们让我看到事物间的内在联系,不惧怕陌生的环境,并对周遭的一切持怀疑态度。”  投资理念:重策略灵活变通  博茂的产品属于“对冲基金的基金”,也就是按照事先的协议投资募得资金并投入到合适的对冲基金。但是现在这个行业也在发生巨大的变化。和老式的对冲基金不同,博茂和基金经理建立单独账户,随时可以控制这些账户的运作。这使资本运营更加高效,并且能承担更大的风险达到更高的回报。博茂也要求基金经理将自己的钱投入到这些单独账户,使得基金经理的个人财富也与这些账户休戚相关。这是一种非常灵活的投资关系,一旦碰到好的点子就立马实施,而不是被动地投资他们管理的某一只基金。  2008年金融危机最紧张激烈之时,一位基金经理认为美国和全球的市场经济不会崩溃。按照这个理论的投资在其混合型基金中占了4%的份额,但是博茂要求这位基金经理在其与博茂设立的单独账户中将投资增加到40%。结果这位基金经理自己混合型基金的投资回报在当年是60%~70%,而与博茂单独账户的投资回报达到了150%。  “通过单独账户,我们的投资是非常透明的并且可以量身定制,不像其他投资基金,看不到投资的最终产品。博茂有100多个擅长不同领域的基金经理设立了独立账户,我们想对投资组合做什么调整都可以。”  而现在,对于苏埃德来说,最大的挑战不是找到优秀的基金经理,而是发现好的点子,然后找到合适的经理去实施这些点子。  “在投资能源固定收益产品上我现在有些点子。这些产品的收益率在10%到12%之间,能源债券的溢价虽然非常高,但是这些公司都是非常健康的,只要油价能反弹到60美元左右,就不会有问题。另一方面五年前发行的20%收益的能源债券都差不多到期了,当时的预期是油价会达到100美元/桶,而这些公司的债券会出问题。所以我们只要在了解的基金经理中找一个擅长做多和做空能源固定收益的就可以了。”  找到好的投资点子是苏埃德目前最大的责任和挑战。  “有时候可能好几年没有特别好的点子了。”苏埃德有点遗憾地说,“这是强迫不来的。在去年,我坚信中国市场一定会好;一定要做空欧洲;日本的量化宽松一定会持续。现今世界发展太快,所以点子也要来得越来越快。”  今年年初,当瑞士央行忽然宣布瑞士法郎与欧元脱钩时,苏埃德立刻就知道这对博茂意味着什么。  “我们从中读出了欧洲央行大规模实施量化宽松的意图,由此得知欧元会进一步贬值。有一周的时间你可以尽情地做空欧元。好的经理在那一周会加大做空欧元。当时信息非常明确,你几乎是被邀请来赚钱的。在脱钩之前我认为量化宽松会在5000亿到6000亿之间,但是得知脱钩之后我立刻意识到可能会是一万亿。”  回想起这次豪举,苏埃德谈道:“所以说瑞士法郎与欧元脱钩时,你首先想到的不应该是赚了还是赔了,而是解读其中的含义。”  对于瑞士法郎与欧元脱钩后瑞士的经济走向,苏埃德并不看好。他认为高费用低收入的企业是一定坚持不下来的,这就是为什么10%到20%的瑞士的银行都倒闭了。  苏埃德最近的点子是看跌瑞士法郎,用瑞士法郎买入美元。因为长期来讲美国经济肯定比瑞士经济要好。10年期瑞郎债券回报率几乎是零,而10年期美元利率已经升到了2.25%。并且美元升值的预期还在增加。  “这是一个比较保守的点子。”苏埃德说,“而比较大胆的点子是用瑞郎买入俄罗斯卢布。瑞郎兑美元的波动率在20%左右,而卢布能达到80%。俄罗斯对欧洲经济至关重要,如果普京不再搅和乌克兰并且表现正常一点的话,卢布会大幅升值。”  当然,在俄罗斯债务被降级、西方社会对其制裁加剧的情况下,这样的投资风险巨大。而在不同的投资理念中怎么配置风险至关重要。  “用瑞士法郎购买美元的投资成功的可能性在70%~80%之间,我们会将3%到4%的资产这么放置。卢布的点子也许有25%的成功几率,那么我们就投资0.5%的资产。”  对于风险承受力强的客户,苏埃德称他们会将更多资产配置在高风险的投资理念上,而且尽量用较稳妥的投资理念对冲相应的风险。博茂在欧洲有一个非常优秀的基金经理,一直看跌欧洲市场,去年利润丰厚。如果欧洲未来几年量化宽松成功,市场就会好转。博茂决定从那里转走一部分资金,但是不能撤资,因为当时也不能百分之百确定欧洲一定会有量化宽松,并且一定会成功。于是今年年初博茂就转走了一部分去年的盈利以分散风险。

alevel课程有哪些

ib补课机构

ib数学难度

相关阅读